《圣经》:事实或虚构?

道格拉斯‧温倪

《圣经》是否仅仅是一个神话和传说的故事集,或者是神所启示的话语?有很多人认为,现代的学术研究已经使到《圣经》不可置信;但是,历史上的事实 - 以及考古学上的发现–证实了《圣经》的内容是真实的!《圣经》以惊人的精确度讲述了过去所发生的事–而且,它对未来所作的预测,也是没有其它书能够比拟的! 世上大多数的人对《圣经》的认识已经受到误导。你必须明了它的真实性–并认识到它会怎样影响你的生命!


第1章

对于《圣经》,你相信什么?

《圣经》确实是神所启示的话语吗?它是否几千年来正确无误保留下来、来自宇宙的造物主独一无二的启示呢?或者,它只不过是一套由人类所编纂的神话和寓言故事?甚至,我们的《圣经》里是否包括了正确的卷,或者某些重要的原始数据遗失了,使到我们对神、耶稣基督和基督教的看法有所改变?我们能够相信《圣经》吗?《圣经》在我们当今社会是否有着生死攸关和现实的意义呢?

探讨《圣经》的真实性,可以证明是你曾着手的,最重要和最令人兴奋的不寻常经历之一。虽然批评者抨击《圣经》,和传教士把它许多的教诲忽略或掩饰过去,《圣经》里所包含一方面的知识,在现今世界里几乎是完全不存在的。《圣经》透露生命的真实意义。《圣经》里的预言不仅仅预言远古时代国家的兴亡;也为当今世界所发生的重大事件的真实意义作出了说明,并预言这些事态未来的发展。尽管有数百万的人们受到了蒙蔽,《圣经》是一部远远超乎虔敬宗教仪式的书、或者是一种香火缭绕、用来抚慰忧虑和悲伤的人们的泉源!

现今,有许多知识分子认为,科学和现代学术研究已经使到《圣经》完全不可相信。这种想法得以蓬勃扩展,是因为有很多人对《圣经》缺乏认识。当今社会有许多人根本没有认识到,考古学上的发现不断证实了《圣经》讲述历史事件的精确性。反之,人们受到了鼓动去相信,所有的宗教都是同样可信的– 或者都是同样不切实际的- 而他们并没有将这些宗教的原始数据作任何比较。结果是,数百万的人们因而不知道《圣经》为何是独一无二的,它内里惊人的特征如何使到它从其它宗教的书籍中脱颖而出。在你接受“《圣经》就像其它任何书一样”的想法之前,你必须亲自去探究当中的凭证。这个凭证会让你大开眼界、极其增广见闻、并可以改变你的人生!你必须明了为什么现今有那么多人怀疑《圣经》的可信性,以及《圣经》的真实性对你的未来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态度的改变

数千年来,犹太人和基督徒相信《圣经》是全能的神所启示的话语;他们并且为这信念而断送了生命。历代以来,对立者和怀疑论者对《圣经》作出了质疑、攻击和嘲笑。教皇和异教的罗马皇帝曾经企图摧毁《圣经》,甚至要修改它当中的话语。然而,在那些动荡和相同的世纪里,《圣经》还是被小心地保留了下来,它里面的信息并且很显著地散布出去!

《圣经》肯定是有史以来最具影响力的书。比起其它任何的文学作品,《圣经》被翻译成更多的语言。当今有超过20亿的人,他们至少名义上是信奉《圣经》内的教义。即使是这样,有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圣经》对西方文明的进程有着怎么样的深刻影响。数百万的人们并没有认识到《圣经》的律法和教义,在几个世纪以来为整个西方世界奠定了他们的社会价值观和法律体系。艾萨克.牛顿是他世纪最聪慧的人物之一,他说:“《圣经》里肯定比世俗的历史里有着更多真实性的迹象”。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对于《圣经》有这样的说法,“这本书是英国至高无上主权的原因”。美国总统安德鲁.杰克逊说道:“先生,这本书就是我们共和国所凭靠的盘石”。美国总统乔治.华盛顿评论说:“没有神和《圣经》引领,我们是无法治理这个世界的”。法国的拿破仑观察道,“《圣经》不仅仅是一本书,而是一件活物,它有一股征服所有与它对抗的力量”(《哈雷《圣经》手册》,18-19页)。

然而,自从这些言论发表了之后,事物有了很多的改变。现今,《圣经》已经散布到地球的每一个角落。但是,在那些以《圣经》的原则作为根基的西方国家,人们对《圣经》的尊崇却有着急剧下降的现象。人们普遍有着这么一种概念,他们认为《圣经》只是另一部书,并且,它里面的教义是陈旧的、过时的和与我们现代的生活无关紧要。有很多人极度怀疑《圣经》是神所启示的。住在这些曾经派遣传教士到世界各地传播福音和学会修读《圣经》的国家的数百万人甚至不能说出《圣经》里的卷的名称、或者解释《圣经》里最基本的教义。在最近几十年里的统计调查里显示,甚至有很多宣称的基督徒对《圣经》有不多真正的认识。美国的硬币上表明,“我们信奉神”。然而,最近美国的法规和司法的裁定,宣布在公共大楼里展示十诫、或让学生在学校里作祷告是违法的!

是什么因素使一个曾经宣称坚定相信《圣经》的国家,产生了这么巨大的转变呢?为什么现在有数百万的人们怀疑《圣经》是神所启示的呢?为什么有数十亿的人们到其它的地方去寻找《圣经》里的清晰答案呢?为什么人们没有认识到《圣经》有预言明确地讲述了世界历史的进程、以及具体国家的未来呢?为什么现今几代的人选择了不去理会这透露未来的重要细节、并讲解了人类存活最终的意义和怎样得到和平的书呢?为什么现今还有这么多人仍然没有得到这些如此重要的信息呢?

你细读这些重要问题的解答时,会像是在阅读一部惊险、诡诈和奇遇的小说一样。你会为《圣经》里所包含的现成的信息感到惊讶,而它们却在很大程度上没有被赏识或被忽视。你也会非常惊愕地看到,那些追逐权力的宗教领袖怎样歪曲《圣经》、去支持具有误导性和与《圣经》敌对的学说。

你越是对《圣经》有了深入的了解,你越是能够认识到你能相信《圣经》里所说的,因为它是由真实和现在存活的神所启示和保留的《圣经》是坚固地建立于历史事实的基础上,而不是在神话和小说上的。在这本册子里所提供的凭证将清楚地证明这个。

 

圣经的挑战

现今,有许多人认为,如果你要相信《圣经》里所说的,你必须不要去理会科学和历史的事实,而只需要按照“盲目的信仰”去行事。有些信徒喜爱说这样的老话:“神所说的,我就相信它,这样就行了”。然而,这样的说法与盛行于我们这个时代的怀疑论是不一致的。其它的人则想要忽视《圣经》所明确说的,而要去编造某些方式,让《圣经》与现代人的喜好之间“取得和谐”。有许多的神学家教导人们说,《圣经》只有在说广泛的属灵的原则时才有权威;他们并表明,在《圣经》里的科学或历史细节,只不过是人类撰写家所增添的不可置信的信息。

这种要将《圣经》迎合现代世界的欲望,在来自英格兰、苏格兰和威尔士的罗马天主教主教们发布于2005年10月的文件中显现出来。在《《圣经》的恩赐》里,这些主教们告诫说,虽然他们认为《圣经》里关于救恩的章节是真实的,但“我们不应该认为《圣经》在其它的问题上的所说的是完全精确的…我们不应该想在《圣经》里找到关于科学的完全精确性、或在历史上的完全准确性”。尽管如此,这些主教们声称他们是尊崇《圣经》的,并对他们的信众说:“我们已经重新发现到《圣经》是一个宝贵的珍品,不仅是远古的,而且总是新的”。这种口是心非的说法显示出当今许多神学家的思维模式;他们说自己是尊崇《圣经》的,但却又否认它的权威。宗教领袖既然主张人们去相信一部在许多论题上不可置信的书,无怪乎许多国家到教会里去作礼拜人数,在近几十年里急剧地下降。

然而,《圣经》里浅白的教义,与当今许多宗教领袖所宣讲的有着非常鲜明的对比。使徒保罗并没有劝勉第一个世纪的基督徒“只要相信”耶稣,以及仅仅“单凭信仰”去接受《圣经》和基督教的教义。反而,他告诉他的信众说,“但要凡事察验,善美的要持守”(帖前5:21)。保罗敦促人们要察验事实,相信他们所能够证明是真实的!他给人们的告诫映出《旧约》里神挑战古代以色列人的章节,“以此试试我…是否为你们敞开天上的窗户,倾福与你们,甚至无处可容”(玛3:8 - 10,英王钦定本)。神要以色列人验证察验祂所作过的应许,并应许降福予他们,以证明祂是真实的,以及祂所作的应许是确实的!保罗知道,真实的宗教信仰是关乎到凭证,保证和确定性,而不是“盲目的信仰”。他写道:“信(仰)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保证),是未见之事的确据”(来11:1)。根据《圣经》所说的,信仰应该以坚实的凭证为基础,而不只是你心里温馨、模糊情绪的感觉。你绝对不能不管事实,相信事物;这包括相信《圣经》的权威和它的真实性!

使徒彼得强调了《圣经》和基督教信息的可信性,他这么写道:“我们从前将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大能和他降临的事告诉你们,并不是随从乖巧捏造的虚言,乃是亲眼见过他的威荣”(彼后1:16)。彼得也告诫他的读者说,“叫你们记念(记住)圣先知预先所说的话”,因为“在末世必有好讥诮的人”怀疑并讥诮《圣经》说,‘主要降临的应许在哪里呢?’”(彼后3:1-9)。彼得向当时人们对《圣经》普遍的误解作出了挑战;他并没有任何意图去“淡化”经文的基本教诲。

《圣经》里明确地说明了这些宗徒的撰写人是《圣经》和基督教信仰教义的拥护者!他们都知道他们是在宣讲真理!他们遵循了他们的老师耶稣基督的榜样(作为布道)的方式。《新约》里讲述了基督布道方式使到他的听众感到惊奇。“耶稣讲完了这些话,众人都希(惊)奇他的教训;因为他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威)的人,不像他们的文士”(太7:28-29)。

《圣经》的内容可以从历史事实和现代科学和考古学的发现得到核实。甚者,《圣经》给我们人生重大问题提供了答案。《圣经》里数百个详细的预言不仅仅精确地透露世界未来事情的进程;它们也将《圣经》从所有其它的宗教书籍区分开来!《圣经》提供的知识程度,是其它的任何原始数据无法提供的。

有这么多可获得的凭证,我们现在所面对的实在问题是:我们是否可以相信《圣经》。在你阅读这本册子的时候,你将会看到,我们的答案是:“是的,我们可以!”

 

第2章

预言:《圣经》的独一无二的方面

有很多人认为,所有的宗教都是同样可信的、所有虔诚的人都崇拜同一位神、以及各个宗教的圣书都是同样重要的。但是,绝不是那回事!学者们非常自信地断言,没有人能够胸有成竹地预言未来- 只有傻瓜会尝试这么做!然而,这种说法没有注意到或忽视了《圣经》里预言的难以置信的现象,而这些预言使到《圣经》有别于以往写的其它任何书。

《圣经》里的神断言,祂能够预言未来的事,并使它发生!《圣经》里有着数百个已经实现了的预言,而它们也已经在历史上得到了证实。《圣经》里也有着许多在当今世界非常生动起来的许多预言!《圣经》里的预言讲解了全球现时登在头版头条发生的重大事情的真实意义。《圣经》里的预言也透露关于我们人类、以及现代世界主要国家未来将会发生的事!没有其它宗教的或世俗的书能够这么精确和详细地预言未来!很明显的,预言是《圣经》最显著的特征!

留意著名的《旧约》学者格里森.阿彻博士的这段惊人的说法:“《圣经》是有别于全世上其它所有的书籍的。它是唯一正式声明自身是撰写了真实的神为人类能够得到救赎的启示的书;它里面无数绝对可信的凭据证明了它神的权威。其它宗教的文件,如穆斯林的《可兰经》,也许声称是神的话语;但它们并没有像《圣经》那样有着自我证实的凭据(例如,已经实现了的预言的现象)”(《《旧约》入门的全面评述》,9页)。

另一部权威性的著作指出:“《圣经》里的前瞻性的预言是证实它是神所启示的一个最强有力的凭证之一。《圣经》之所以有别于其它任何的书是因为它提供了无数非常具体的预言;而这些预言是在数百年前就已经记载下来了,并实际上得以实现、或必会在将来某个明确指定的时候变成事实”(格斯勒,609页)。专门研究旧约的米尔顿.费舍尔教授意识到,“以色列先知的学说和周边人们的看法外表上类似的现象是有着鲜明的区别的…以色列先知们的信息种类和写作皆是无与伦比的”(《《圣经》的起源》,布鲁斯,105-106页)。另一位学者指出说,“《圣经》…是迄今五千多年里最了不起的一部书卷…它是人类有史以来所著作的书卷里,唯一有着大量的预言,它们对个别国家、对以色列、对所有在地面上的人、对某些城市、以及对即将到来的救世主是有联系的。远古世界有着许多不同的方法去测定未来– 知名为占卜;但是,在所有的希腊和拉丁著作当中…我们都不能够找到任何一个真实的和具体的预言,预言在很久将来会发生的重大的历史事件;它们当中也没有任何的预言、讲述到在人类中将会出现一位救世主”(《需要作结论的证据》,麦道卫,22页)。这些说法是极其出色的,它们非常明确地认可《圣经》里的预言独一无二的特性!

 

预言的挑战

要精确地和一致地预告未来,根本不是人类的特性所能做到的。就连最优秀的战略策划专家也坦诚地说,要给未来将会发生的事作详细的预言- 尤其是地缘政治的事情;不论任何详细的程度,要作短期的预测已经是很困难的了,长期的预测实际上是不可能的。然而,《圣经》屡次以惊人的精确度和显著的细节,预言了显赫人物、国家和帝国的兴衰!研究《圣经》的学者们已经查明,《圣经》里超过四分之一的篇幅– 即百分之二十七,是专门作预言用的;而《圣经》里有超过1800个预言,当中有许多是非常具体的。数百个具体的预言是在它们确切实现的几个世纪之前就已经记载下来的;它们确凿证实了全能的神是存活的,祂并掌控着未来的事情!

《圣经》里很清晰地说明这个,当《圣经》里的神挑战惯持怀疑态度的人去预言未来的事、并使它发生时!神通过先知以赛亚的笔怒喝道:“要说明后来的事,好叫我们知道你们是神…(其实),你们属乎虚无;你们的作为也属乎虚空。那选择你们的是可憎恶的”(赛41:23-24)。又说:“你们要追念上古的事。因为我是神,并无别神;我是神,再没有能比我的。我从起初指明末后的事,从古时言明未成的事,说:我的筹算(计划)必立定;凡我所喜悦的,我必成就”(赛46:9-10)。这些节明显地说明,没有人能够像《圣经》里的神那样断言在祂能做到的程度上预言未来的事,并使它发生- 祂已经做到了,将来也会做到!

这种精确预言未来的独一无二的能力,将《圣经》与其它任何的著作区分开来。研究《圣经》的学者们认识到:“其它的典籍如可兰经,摩门经,和〔印度教〕吠陀经的某些部分,都声称它们是受到神的启示的。但是,这些典籍里都没有预言性的预言。因此,得到实现的预言强有力地显示《圣经》独一无二的神的权威”(《需要作结论的新证据》,麦道卫,13页)。《圣经》里的预言与人类试图预测未来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有一项对25名一流巫师的调查发现,他们所作的预测当中,有百分之九十二是完全错误的,而其余的百分之八是在由于碰巧或基于一般知识的情况下变得准确的(格斯勒,615页)。在16世纪,法国有一名叫迈歇尔.诺查丹玛斯的巫师,他浅尝占星术、炼金术和其它玄妙习俗;任何熟悉那所谓的诺查丹玛斯预言的人都会认识到,他那些含糊和不明确的节根本就不能与《圣经》里的预言相比。《圣经》里具体的预言,是在它们确切实现的几个世纪之前就已经作出的;它们都是令人目瞪口呆、证实《圣经》是神所启示的话语的凭证!

 

数以百计关于耶稣基督的预言!

《圣经》里得到实现的预言,最显著的例子是那些精确地预言了耶稣基督的人生、死亡和从死里复活的具体细节,而这些预言是在他诞生的几个世纪之前就已经作出的!《圣经》里有超过200在他人生中发生的具体事情的预言,它们都是在他诞生的几个世纪之前记载下来的,并丝毫不差地实现了。他将由处女生出,名叫以马内利(赛7:14; 太1:23),诞生在伯利恒(弥5:2; 太2:3-8)。他将是戴维的后裔(太1:1,22:42-45)。他将会寄居在埃及(何11:1; 太2:13-15)。他的诞生将会导致孩童的屠杀(耶31:15; 太2:16-18)。他将会住在加利利(赛9:1-2; 太2:19-23)。他将骑着驴进到耶路撒冷去(亚9:9; 太21:1-5)。他将会与罪犯同死,并葬于属于财主的墓里(赛53:9,12)。他将会在三天之后从死里复活(太12:40; 拿1:17)。

数以百计具体的预言非凡地实现,而这些预言是在几个世纪之前以希伯来文在《圣经》中记载下来的;它们毫无疑问地证明,耶稣是《圣经》预言里的救世主、并且是神的儿子。我们应当留意到,“伊斯兰教义并没有任何的预言,在穆罕默德诞生的几百年之前说出他的到来。其它任何的异教创始人也不能…正确地鉴定任何古籍,具体地预言他们的到来”(麦道卫,第22页)。有些穆斯林学者引用了《旧约》里的节说,这些节预言了穆罕默德的到来(申18:15-18),但是,耶稣基督早在穆罕默德诞生600多年之前就确切地实现了这些预言(见:太21:11;路1:76,24:19;徒3:18-22)!《圣经》关于耶稣基督的预言,在所有的宗教著作当中是独一无二的。

 

城邑和国王

《圣经》里有超过1500个以显著的细节预言一些著名的城邑、国王和王国的未来的预言。那些有关远古腓尼基人城邑推罗所实现了的预言,是《圣经》里的预言的大能和精确性令人警醒的证据。在以西结记载他的预言时(约公元前585年),推罗是远古世界里一个非常重大的城邑之一。它座落于一个海上贸易网络中心的岛上,操控着整个地中海的商业活动。推罗是一个富裕的大型货物商场,周边有非常坚固的150英尺高的城墙围绕着。《圣经》里记述说,当尼布甲尼撒和他的巴比伦军队攻占耶路撒冷时,推罗的民众欣喜欢呼;他们期望经过耶路撒冷能够打通内陆商贸的道路。神因此对推罗作出了反应,祂发布了一系列具体的预言,预言了推罗未来的破灭。以西结写道,“因推罗向耶路撒冷说:‘阿哈,那作众民之门的已经破坏’…所以,主耶和华如此说:推罗啊,我必与你为敌,使许多国民上来攻击你,如同海使波浪涌上来一样(般)。他们必破坏推罗的墙垣,拆毁他的城楼。我也要刮净尘土,使她成为净光的盘石。她必在海中作晒(撒开)网的地方…(他们必)将你的石头、木头、尘土都抛在水中…你不得再被建造,因为这是主耶和华说的”(结26:2-14)。

如果你想领会到以西结的预言的力量和范围,你不妨去想象有人试图预言纽约或伦敦在未来的2500年里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历史记录却显示了以西结的预言最终实现了。在公元前585年,尼布甲尼撒开始对推罗进行了13年的围攻。他是在诸国里首先像波浪一般涌上推罗的攻击者。大约在公元前530年,波斯人控制了推罗。在公元前332年,亚历山大摧毁了推罗本土的部分,并将它的瓦砾抛在海中、用来建造攻打岛上城市的堤道。当亚历山大攻克了推罗岛上的城堡,他将它的城墙砸毁、并将整个城邑变成废墟。正如研究腓尼基人的专家格伦.马科写道:“亚历山大的征服…标志着推罗和腓尼基走向灭亡的开始…推罗很快就会恢复它的商业活动…但它永远不会完全回复到它之前所享有的荣耀”(《腓尼基人》,马科,61页)。后来,希腊人和罗马人控制了这个城邑残留下来的地方。在公元638年,穆斯林军队占领了推罗。十字军在1124年收复了这个城邑,将它作为一个军事行动的临时工作地。在1291年,穆斯林军队夺回推罗,并将它变成废墟;“之后,它完全失去了任何重要的地位”(格斯勒,870页)。今天,接近曾是荣耀城市的推罗的废墟边上有一个小渔村,但这个远古城邑的地位和辉煌、以及它广大的商贸网络不复存在了。这个远古世界里最富裕的城邑之一的遗址,已经变成了“一个撒开网的地方”这正是《圣经》里所预言的。

《圣经》里也有关于推罗附近其它城邑的预言说它们将会有一段血腥的历史,但不同的未来。西顿是一个位于推罗以北约20英里的腓尼基人的城邑,当地的人们崇拜偶像、并以金属艺术品和精致布料而闻名。《圣经》里的预言透露,西顿将会有一段血腥的历史,并会遭受到瘟疫,到时“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结28:21-23)。神并没有预言西顿会完全被摧毁或遗忘。根据历史记载,亚述人在公元前678年摧毁了西顿,但这个城邑被重建;它遭受了一场毁灭性的瘟疫之后,向尼布甲尼撒投降。大约在公元前351年,波斯人烧毁了这个城邑。叙利亚和埃及为了争夺西顿而发动战争;它后来在罗马的统治下成为一个自由的城邑。《圣经》里写明耶稣可能到过西顿(太15:21),西顿人听过耶稣宣讲福音(可3:7-8)。使徒保罗也到过西顿(徒27:3)。今日,现代的西顿是以它的花园和橘林闻名的。《圣经》里的预言给推罗的姊妹城邑西顿概述了一个非常不同的未来,而它实现了– 就正如经文里所预言的!

大约在公元前700年,先知以赛亚记载了一些具体的预言;它们是有关于巴比伦帝国的衰败和巴比伦城的毁灭(见:赛13; 14)。以赛亚预言的时候,巴比伦是在亚述人的统治之下,它在接下来的一百年里不会成为一个强大国。然而,以赛亚预先见到巴比伦未来的辉煌成就;在尼布甲尼撒的辖管之下,巴比伦有哈英花园、壮丽的宫殿,奢华的生活,魁伟的城墙和军事征占。以赛亚也在数百年前就预先见到玛代人摧毁巴比伦、并最终让这个城邑变得荒芜!以赛亚的预言说道:“论巴比伦(反对巴比伦的重担)…我必激动玛代人来攻击他们…巴比伦素来为列国的荣耀,为迦勒底人所矜夸的华美,必像神所倾覆的所多玛、蛾摩拉一样。其内必永无人烟,世世代代无人居住。亚拉伯人也不在那里支搭帐棚…只有旷野的走兽卧在那里…它的日子必不长久”(赛13:1-22)。这些预言是有实现了的歴史记载:“在539年〔公元前〕,巴比伦被玛代人和波斯人征服了…波斯王薛西斯在478年摧毁了这个城邑;它最终在公元前4世纪的时候被遗弃了”(《艾尔德曼斯的圣经手册》,382页)。

 

(神)选的民族

《圣经》里一些最令人惊讶和出人意料的预言是关于亚伯拉罕,艾萨克和雅各布的后裔的– 以色列的十二部落;神是为了特殊目的挑选他们来利用的(出19:1-6)。神应许了埃布尔兰(亚伯拉罕),因为他对神的顺从,他的后裔将成为强盛、并给世界带来福(创12:1-3)。随后的预言讲述了雅各布的后裔,他们将通过玛拿西,以法莲,最终成为一个“大”,以及一个“众多”〔组,联邦〕的国家”;他们并会根据《圣经》里的预言与雅各布其它的后裔称作以色列人(创48:14-22)。在《圣经》里,以色列和以色列人这两个词语普遍地应用于雅各布所有的十二个儿子的子孙。犹太人是犹大的后代,而犹大只是雅各布其中的一个儿子。更具体地说,以色列人这个词是应用于组成以色列国(首都设于撒马利亚)的十个部落的子孙,以色列国是在所罗门的王国分裂的时候,从犹大的国(首都设于耶路撒冷)脱离出来的(见:王上12)。这犹太人和其它以色列人的国家在《圣经》里的区别,是我们要去明了《圣经》里的预言的一个重要的关键。

的以色列人,将会“在末后的日子”被认出。流便人将会成为强大,并认为(他们自己)是显赫的,但缺乏国家的稳定;我们可以根据这样的描述而联想起法国。救世主基督将来自犹大人(犹太人),他们将保全神的律法的知识。西布伦人将沿海居住,并成为一个商贸的民族;这样的描述让我们联想起现代的荷兰。但人离开了他们在中东的居处出外远行,将留下(他们部落的名字为)标记;这样的描述让我们联想起丹麦和爱尔兰。约瑟(以法莲和玛拿西)将会成为一个建立殖民地的民族,并“与他的弟兄分开”、居住在地球上优选的地方;这样的描述非常贴切地形容先前的英联邦国家和美国(见:创49:22-26)。这些令人惊叹的预言并不仅仅由世人通称“以色列”的犹太人所实现的,而是联合了其它组成了“全家”的以色列的十一个国家共同实现的。这些预言是透露以色列的孩子- 雅各布的十二个儿子-的现代子孙的身份和坐落地域的关键。如果你想要看这个话题更详细的谈论,你可以索要我们免费的册子- 《在预言中的美国和大不列颠》

理解以色列民族真实的身份不仅是明了圣经预言的关键;这方面的知识对神的教会也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它必须完成耶稣所委托它的。耶稣委托他的门徒“往以色列家遗失的羊那里去”,宣讲即将到来的神王国,并告诫以色列人说,因为他们不服从神的律法,他们将会在终期受到可怕的试验(见:耶30:7-24)。耶稣的门徒非常重视这委托。在他们的时代里,以色列的部落并不是“遗失”的。使徒詹姆斯将他的书卷致于“散住(国外的)十二个支派(部落)之人”(雅(詹)1:1)。约瑟夫透露,在使徒时代,“十个支派(部落)跨越到了幼发拉底河的另一边…他们并且人数众多”(《犹太古物》,11卷,5,2)。这解说几个使徒,包括彼得和安得鲁,往这个方向去的原因。

历史资料也提及,彼得、保罗和其它的人前往西欧和英国去传福音。这些最杰出的使徒到西方去的明确含意是,以色列人到过那里!如果你去探究远古爱尔兰的历史,你会注意到哪一个以色列部落出现在记载里。当你细心研究《创世纪》第49章里关于雅各布的子孙的特征和他们未来历史的预言时,你会意识到他们与目前居住在欧洲西北部、或从那里移居海外的人的关联!当你了解现代以色列民族的身份时,你就能够从《圣经》里的预言开始理解关于这些民族和《圣经》里提及的其它民族未来的事!

 

国家的未来

在《圣经》里的预言并不仅仅是关乎远古的历史。《但以理书》有着既详尽又影响广泛的预言;它们提供从尼布甲尼撒的巴比伦时代,直到耶稣基督在终期重临地面的一个历史的概要。现代的批判家试图使《但以理书》里预言的和超自然的基本部份不可置信,并重新运用在第三世纪来自推罗的异教哲学家坡斐理乌斯的理论。坡斐理乌斯(也称作波费利)声称,《但以理书》是一部写于公元前二世纪的欺骗性的著作,它是在事情已经发生之后才写的!但是,这种说法是完全与事实不符的。《但以理书》提供了我们可以去核实的确切日期、地点和名字。先知以西结与但以理是同时代的人,他提及但以理时是非常恭敬的(结14:20)。《但以理书》被广泛地公认是受到神的启示的,并在公元前二世纪纳入到希伯来文的《圣经》里。耶稣确认这卷是但以理写的(太24:15)。有一部被受尊敬的著作指出:“在《新约》预言里,《但以理书》被提及的次数比《旧约》里其它任何卷来得多。此外,它比《圣经》里其它任何的卷有着更多实现了的预言”(见:《解经者的圣经注释》,7卷,3页)。

但以理记录了一个关于巨大形像的梦(但2)。这形像的四个部位- 头、胸膛、肚子和股、腿和脚– 它们描绘四个将要出现并称霸地中海地域的帝国。《圣经》学者现今确定这四个帝国是巴比伦帝国、玛代- 波斯帝国,亚历山大大帝统治下的希腊-马其顿帝国、和罗马帝国。但以理也透露了当耶稣基督在这时代的终结重临地面建立他的王国时,击打(象征)罗马帝国和它最后的军力的这形像的脚和脚趾(由铁和黏土造成的)(但2:41-45)。但以理将这四个帝国形容为四只大兽,并给每只兽作了详细的讲述。他将第三个帝国(亚历山大统治下的希腊- 马其顿帝国)描绘成有四个头(的兽)(但7:6)。根据历史记载,亚历山大死后,他的帝国分裂成四个部分;这是在但以理记载了这个预言约300年后发生的。但以理描述第四只兽(罗马帝国)有十角,象征“从这国中必兴起的十王”(但7:7,24)。根据历史记载,几个世纪以来有许多人试图延续或复兴罗马帝国。这些复兴都发生在欧洲,它们是包括查理曼大帝、哈布斯堡皇室的查尔斯五世、拿破仑和墨索里尼统治之下的。根据《圣经》的预言,最终的复兴将会由一个称为“兽”的人带领,他会得到一个称作“假先知”的宗教领袖的帮助(见:启13和17)。如果你想知道关于这些预言的终期的事态发展,欢迎你索要我们免费的册子- 《启示里的兽

但以理也提到了一个“小角”,它将会与先前的三个延续罗马帝国的计划断绝关系,但却会蜜切地参与随后复兴的各种不同类型的罗马帝国。这人物被预言是“必向至高者说夸大的话…必折磨(迫害)至高者的圣民…〔并〕必想改变(必改变)节期和律法”(但7:8,20,24-25)。这“小角”是宗教领袖声称为“基督的代牧”(意即“代替基督”)的预兆;他们通过异端裁判所杀害相信《圣经》的基督徒,并以异教的节日假期取代(神)命令(人遵守)在《圣经》里的圣日。其它的预言确定这“小角”乃是一个著名的宗教人物,而他在终期相当的人,将会在耶稣基督重临地面前所发生的事情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帖后2,启13; 17)。

但以理所讲述的“形象”的十个脚趾(但2:40-43)与将他们的力量和权柄给予“那兽”的十个王相符;而这“兽”是一个强有力和欺诈人的政治领袖,他将会在终期耶稣基督重临地面之前出现在欧洲的政治界(启17:1-13)。这个政治领袖将得到一个强有力的宗教领袖的支持,并受到他的支配– 这宗教领袖是“小角”最终的显现。就像他的前任的人一样,这个“小角”将会在世界政治舞台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启13;17)。根据历史记载,罗马天主教教皇曾经为神圣的罗马帝国的皇帝加冕;这些教皇和主教长期支配着欧洲的政治事务。但以理讲述的“形象”的鐡和黏土的十个脚趾,预言争吵的欧洲国家试图建立一个联盟,将它们的主权放弃给一个中央的政体(类似欧盟在布鲁塞尔所实行的)。当前模仿古罗马帝国来创建一个统一的欧洲的企图,得到了几个教皇和罗马教会的支持。《但以理书》和《圣经》里其它的卷写明,这些令人惊叹的预言必会在不久的将来最后实现!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虽然这些远古而详尽的预言现今是生动起来,罗马教会的领导人坚持认为,《但以理书》和《启示录》里所使用的象征性的语言,“是不应该按着它们的字面去诠释的。我们不应该想在这卷〔《启示录》〕里找到关于世界末日的详尽信息”(《纽约时报》,2005年10月5日)- 然而,这正是这些预言性的卷所断言要显示的!现今,对那些确实想要明白这个世界未来事情趋势的人们而言,他们所面对的挑战是:你到底相信谁,神学家或是《圣经》?这正是为何我们必须查明《圣经》是否确实是神的话语- 《圣经》到底是事实还是虚构的!

 

世界的终结

可悲的是,现代的怀疑论者- 甚至是许多声称相信耶稣基督的人- 他们对终期的说法不予理会,认为它是纯然的幻想和过激的世界末日的话。然而,《圣经》是以阶段性的角度看待历史的,描述所有的事情向高潮进展。在《但以理书》里的预言采取这种观点,它们以耶稣基督重临这个地面建立神的王国作为高潮。耶稣直率和详尽地讲述将预示终期的具体事情。当耶稣的门徒问他,“你降临和世界的末了有甚(什)么预兆呢”,他没有拐弯抹角或试图避开回答这个问题,而现今许多的神学家却是这么做的(太24:3)。他告诉他的门徒要留意一个时后,因为到时他们将会看到广泛的宗教的混淆状态和欺骗,暴行、战争、种族冲突、饥荒,流行性疾病,以及全球性的自然灾害的日益频繁的新闻(太24:4-7)。

这些正是我们现今的头条新闻!然而,耶稣说这只是“灾难的起头”(太24:8)。基督接着透露基督徒将会全球性地被迫害,尽管如此,即将到来的神的王国的真实福音仍然“要传遍天下,对万民(所有民族)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太24:14)。耶稣说,这个时代里所有这些导致高潮的事情,将会在地面上所有生命的存活受到威胁的史上的一个时候发生。留意耶稣的描述:“若不减少那日子,凡有血气的总没有一个得救的;只是为选民,那日子必减少了”(太24:22)。耶稣告诫他的门徒要留意、并保持警惕;因此,他们会意识到这个文明世界进入最后时刻的时候(太24:36-44; 25:1-13;可13:32-37;路21 :34 - 38)。

在1950年代里,世界各国的领导人第一次意识到,随着核武器的发展,人类已经创造摧毁地面上所有生命的能力。这在20世纪后半期之前是绝对可能做到的!从1950年到今天,我们看到了艾滋病毒在全球蔓延、抗药性的肺结核病重新出现、以及国际流行的禽流感和其它传染性疾病的威胁,这难道仅仅是一个巧合吗?我们今天关注到全球变暖出现的威胁、以及全球气候转变所带来的令人警醒的后果,这难道只是巧合吗?这一切所发生的同时,我们对日益增加的国际恐怖主义(行动)、以及在中东地区不断升级的冲突感到惊惧,这难道又只是巧合吗?- 而《圣经》很久之前不就已经预言了这一切吗?到底这一切都只是巧合,还是我们正在看见远古《圣经》预言里所讲述的终期的细节接近实现了呢?这些精确和令人惊叹(实现)的预言将《圣经》从这个地球上其它任何的书区别开来,并提供《圣经》是由“神的手指”所写下来的证据。

 

第3章

《圣经》是神所启示的吗?

《圣经》的最显著的特点之一是,它非常明确地表明它是全能的神所启示的话语。我们看到有着高深知识和希伯来人的使徒保罗对这点写道,“《圣经》都是神所默示(启示)的”(提后3:16)使徒彼得写道,《圣经》的内容“从来没有出于人意的,乃是(圣)人被圣灵感动(促使),说出神的话来”(彼后1:21)。早期的教会领袖认为,“(撰写者所得到的)启示并不是他的意识受到某种非常强烈的热情(影响),而是一种高度的启发以及对神的启示有着沉着的认识…(这种认识)伸展到《圣经》里的每一个字”(《《圣经》的起源》,布鲁斯等人,38页)。《圣经》里写明,早期的教会也这样认同,神启示了《圣经》的撰写者用他们自己的心思和风格写下神所要他们去写的。

《圣经》里讲述了神与摩西在工作方式方面神启示的过程,“神吩咐(说)这一切的话…摩西将耶和华的命令(话)都写上…摩西将这律法的话写(完)在书上…就吩咐(命令)利未人…将这律法书放在。。。约柜旁”(出20:1;24:4;申31:24-26)。过了几个世纪之后,以斯拉和尼赫迈亚向以色列的民众宣读了“摩西的律法书”- 这也称作“神的律法书”(尼8:1,18)。耶稣确认了它是神所启示的,他说:“你们没有念过摩西的书。。。吗…神(怎样)对摩西说”(可12:26)。先知杰里迈亚记录了他一个类似的经历:“耶和华的话临到杰里迈亚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如此说:(为你自己)你将我对你说过的一切话都写在书上”(耶30:1-2)。“耶和华如此说”这句话,在《旧约》里使用了350次以上;这很显然地意味着《圣经》里的话语是来自神的。

正如我们将会看到的,其它宗教的书籍或许会像《圣经》一样声称有着神的启示,但它们缺乏证实《圣经》的真实性的具体特征。

《圣经》不仅声称它是神所启示的,它也断言它是一位真实的神所显示的真理基本来源。使徒约翰写道,“你的道就是真理”(约17:17,英王钦定本)。戴维写道:“你的律法尽都真实…你一切的命令尽都真实…你话的总纲是真实”(诗119:142,151,160)。先知以赛亚断言,“人当以训诲和法度为标准;他们所说的,若不与此相符,必不得见晨光(是错误的)”(赛8:20)。以赛亚所说的意思是,如果人们的说法和想法与《圣经》不相符,我们就可以意识到它们是不真实的。使徒保罗也称《圣经》是“真理的道”(提后2:15)。

这些说法与本丢彼拉多说的不确定的话“真理是甚(什)么呢?”(约18:38)有着非常鲜明的对比。现今,有许多怀疑和悲观的人和彼拉多有同样的问题。但是,《圣经》肯定地所断言的显示出,它的撰写者很明显地相信他们所记录的字是绝对真实的,并且是被充满智慧和全能的神所启示的(见:创17:1;诗86:10;犹1:25)。真理是什么?你必须为自己去证实!

《圣经》反复地强调说,“惟耶和华是真神”(耶10:10;并见约17:3;帖前1:9;约一5:20)。根据《圣经》里的记载,当古埃及的祭司们见到摩西所宣布的神迹,又看到他们自己的神的无能时,他们断定:“这是神的手段(行动)”(出8:16-19)。《但以理书》里记载了异教的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他与《圣经》里的神有了冲突之后也作出了同样的结论说:“你们的神诚然是万神之神、万王之主,又是显明奥秘事的”(但2:47)。《圣经》里记载,使徒保罗见到雅典人“沉溺于偶像崇拜”而苦恼,他因此教导迷信的希腊哲学家们关于真神的信息(徒17:16-34)。如果你想要知道更多关于《圣经》里的真神的信息,索要我们免费的册子– 《真实的神:凭证与应许

《圣经》里明确和不含糊的信息是,《圣经》是真实的神所启示的话语,并是真理的基本来源!对于现今的许多人来说,这是难以相信的,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充满怀疑的时代里,那些所谓的《圣经》学者甚至怀疑《圣经》确实是神的话语。但是,《圣经》肯定地断言它是全能的神所启示的话语,并整体上是真实的;它是可以从历史上的记载和考古学上的发现核实的。任何愿意去找的人必会找到凭证!

 

批判家挑战《圣经》

《圣经》肯定地断言,“惟有我们神的话必永远立定”和“惟有主的道是永存的”(赛40:8;彼前1:25)。戴维王说,“他的信实(真理)直到(持续)万代”(诗100:5)。然而,经过几个世纪之后,敌对者和批判家们试图逐渐削弱、贬低、蔑视和毁灭《圣经》,甚至讥讽《圣经》里的神。《圣经》告诫人们说:“不要自欺,神是轻慢不得的”(加6:7)。根据《旧约》里的记载,在亚述人入侵犹大的时候(约公元前700年),异教的亚述王西拿基立在王希西家的耶路撒冷的百姓面前嘲笑以色列的神(代下32:9-19)。不久之后,“耶和华就差遣一个使者进入亚述王营中,把所有大能的勇士。。。尽都灭了…亚述王〔西拿基立〕满面含羞地回到本国,进了他神的庙中,有他亲生的儿子在那里用刀杀了他”(代下32:21-22)。

历史上的记载证实了西拿基立没有攻陷耶路撒冷,而被他自己的儿子杀了。世俗的历史记载并没有解释为什么这样的事发生了。但《圣经》却显示出,当怀疑论者和批判家讥讽真实的神时,极其严重的后果会发生(在他们头上)!除了离开埃及(的记载),这是神在以色列历史上所作出最激动人心的干预之一;世俗的历史事实证实《圣经》里的记载。很偶然地,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带有神奇意味的叙事说,西拿基立遭受了一场非常尴尬的挫折;当他的军队入侵埃及的时候,有一大群田鼠咀嚼了他们的武器,致使他从裴路秀邻近的田野里逃出来,并蒙受惨重的损失(《历史事记》,2:141)。这个《圣经》里的真理- 神是轻慢不得的– 是确实和不变的。

历史资料证实了,在使徒时代之后的一个世纪里,有一个能言善道的异教的哲学家塞尔苏斯,他对《圣经》和基督教作出激烈的攻击,并轰动一时。塞尔苏斯写道,《圣经》的教义是“荒谬的”,福音里所记载的是一种“蒙骗”,任何相信有一个神的人是“受欺骗”的(《《圣经》是真实的吗》?,希勒尔,9页)。《圣经》时至今日仍然存在,基督教也传播到世界各地;但现今很少人听说过塞尔苏斯!那些重新应用塞尔苏斯的说法的现代《圣经》批判家应该记住,有一位名为奥利金的早期宗教学者已经回答了他对《圣经》的攻击;奥利金的共有八卷的著作《驳塞尔苏斯》,对他的说法逐点作出反驳,为《圣经》辩白。

在4世纪初期,罗马皇帝戴克瑞安设法消灭基督教。他对基督徒发动了极其严酷的迫害,并下令烧毁所有的《圣经》。然而,在短短的几年里,有一位新的皇帝(康斯坦丁)竟然下令印制50部《圣经》!在中世纪期间(约公元500至1500年),受到异教哲学理念影响的学者教导人们说,经文上所记载的仅仅是寓言,它们是不应该按字面理解的。他们假定《圣经》章节里有深入意义的隐秘,使字面上的意思不重要。《圣经》时至今日仍然存在,而这种想法至今在许多神学院里依然存在。这以寓言(解释的)方法是逐渐削弱圣经的明确信息的一种非常狡猾的方式,因为它忽视《圣经》里确实所说的。

18世纪的世俗学者被显然的人类理性和科学的新发现迷住。这些批判家认为人类理性是最终的权威,并备有他们对超自然事物的偏见所需的,开始提供猜测的理论假设《圣经》的起源,并假定它有错误和显然的矛盾。但是,这些批判家的假设和推测都经不起时间的考验。事实上,他们的一些大胆的声明现在显得极其狂妄和幼稚。到了18世纪末期,法国哲学家伏尔泰曾预测,基督教将会在一个世纪之内被彻底消除。然而,他死去50年之后,日内瓦《圣经.》公会在伏尔泰家里自己的印刷机印制了大量的《圣经》(《需要作结论的新证据》,麦道卫,10页)。历史上的事实和考古学上的发现清楚地显示:世俗批判家毫无根据的声明和理论都是不切实际的推理。

 

来自考古学的凭证

在过去的200多年里,对《圣经》的增长的批评导致许多怀疑圣经是(神)启示的学者具有很多自信的断言。起初,怀疑论者声称,由于《圣经》里所提及的地方和人物的证据是不能在《圣经》以外找到的,《圣经》的撰写者必定是把他们虚构出来的。这种方式在“开明的”神学院和在世俗的学术界里得到沃土。新闻界和媒体向社会灌输这些想法,使到人们更加怀疑《圣经》的可信性。直到今日,即使考古学上不断的发现继续证实《圣经》历史的精确性,并使人不相信怀疑论者的假设,这种疑虑和怀疑仍然存在着!

早在1992年,有些学者非常自信地断言,“没有文学上的标准使人相信戴维在历史上比乔舒亚来得真实、或乔舒亚比亚伯拉罕更真实、或亚伯拉罕比亚当更真实”(见:“戴维的家是建立在沙滩上的”,《《圣经》考古评论》,1994年7/8月刊,54-55页)。然而,仅仅过了一年之后,考古学家在加利利上部挖掘到一个公元前9世纪的关于“戴维的家”的碑文。杰弗里.希勒尔是一名得过奖的新闻工作者,也是美国新闻与世界报导的写宗教的人,他写道:“这个关于戴维的残缺资料是历史上出乎意料的。我们所熟悉的犹大的远古勇士国王的名字是从未…在《圣经》以外的古记载里找到的”(《《圣经》是真实的吗?》,60页)。

几十年来,批判家将《圣经》里关于戴维和歌利亚的叙述看作是一个虚构的宗教幻想故事。但最近“考古学家们在传说是圣经里歌利亚的家〔迦特,见:撒上17:4〕挖掘出一件陶器碎片,它的上面刻着这个非利士人的名字;他们断言这个发现给戴维与巨人战斗的《圣经》叙述提供历史真实性”(《伦敦时报》,2005年11月13日)。这是迄今所发现到的最古老的非利士人的铭刻;它的年代为公元前950年- 在《圣经》的叙述70年以内。

那些持着怀疑态度的学者多年来认为,“在亚伯拉罕的年代里,赫人是不存在的,因为除了《旧约》以外,没有任何他们存在的记载。他们必定是虚构的”(麦道卫,11页)。但是,后来的“考古学的研究…发现到超过1200年的赫人的文明”(同上)。同样的,批判家认为《圣经》中的家长亚伯拉罕、艾萨克和雅各布是从希伯来人的民间传说里所虚构的人物。然而,在叙利亚北部的马里宫殿的皇家档案里所发现的楔形文字碑的年代是从公元前2000年的开始的(大致上是这些家长的年代),它们上面写着“亚班兰(亚伯拉罕),雅各布尔和便雅悯人之类的名字”(《当怀疑论者问时》,格斯勒与布鲁克斯,186-187页)。所有这些发现证实《圣经》里所记载的,并否定了批判家们的指责。

那些对《圣经》持着怀疑态度的学者指出,在《创世记》里叙述的记载和巴比伦的陶土碑上创造世界的叙述有相似的地方。这些学者掩饰了这两者所记述的之间的重大差别,并暗示《圣经》的撰写者只是从其它数据借用了材料。然而,在埃葡拉(现今叙利亚境内)所发现的年代始于公元前2500年的逾17000陶土碑,推翻了批判家的理论。埃卜拉的碑(它们比巴比伦的创世史诗早了600年左右)有着“《圣经》以外已知的最古老的创世叙述…这些碑上所记载的显著地与创世记里所记载的相似,它们讲述了一个创造天、月亮、星星和地球的生物。相似的古物显示出,《圣经》有着更悠久的,更少加以渲染的说法…它们〔埃卜拉的碑〕推翻了一神论是从假设的早期的多神论演变过来的不稳定的信念”(《贝克基督教义辩解百科全书》,格斯勒,208页)。

(考古学上)曾有许多其它令人惊叹的发现。美尼他石碑讲述了一个埃及法老攻克以色列的事(约公元前1200年)。在尼坶鲁德发现的黑色方尖形碑勾画出以色列王耶户向亚述王撒缦以色三世下拜的情景。在耶路撒冷附近发现的一个铭刻提到“该亚法的儿子约瑟”(在基督被钉死在十字架时的该亚法是在耶路撒冷的大祭司;见:太26:57)。该撒利亚第一世纪的一块石碑上刻着“犹太的省长本丢彼拉多”(彼拉多是在耶稣被钉死在十字架时的罗马省长,见:太27:2)。这样刻在石上的凭证证实一个结论,那就是《圣经》的撰写者所记载的都是事实,而不是虚构的(见:《神的签字》,杰弗里,72-74页;《《圣经》是真实的吗?》,希勒尔,110-112页)。

《圣经》的历史精确性在考古学上所得到的核实简直是令人惊叹!正如著名考古学家尼尔森.葛鲁克写了,“可以肯定地说,从来没有考古学上的发现反驳了《圣经》里提到的任一事。许多考古学上的发现,以清晰的大纲或精确的细节证实《圣经》里的历史陈述”(《沙漠之河》,葛鲁克,136页)。葛鲁克的评论附和另一位杰出的考古学家威廉.亚布莱特所说的,“毫无疑问的,考古学已经证实了《旧约》传统的重大的历史真实性…在十八和十九世纪期间,有许多重要的历史学派都极度怀疑《圣经》的可信性…他们的说法已经逐渐被怀疑了”(《需要作结论的证据》,麦道卫,第1卷,65页)。历史和考古学上的凭证否定了这些批判家的说法,并证明《圣经》的真实性!

 

第四章

《圣经》是否精确地保存下来?

我们怎样才能够知道,《圣经》的文本数世纪来是否精确地被保存了?是否合乎常理相信一部由多过40个撰写者、在不同的地点、经历了超过1500年所写成的典籍是值得信赖的呢?我们能否证明我们今天拥有的文本是可信的?

如果《圣经》是劝勉人们去“查证事实”的全能的神所启示的话语,我们应该预料找到令人信服的凭证,证明到《圣经》长期以来是细心和精确地保存下来的。这种证据是在圣经本身可找到的!在犹太历史文献里、在早期教会学者的著作里、以及现代众多的数据里也是可以找到凭证的。《圣经》是得到精确的传达的凭证是令人惊叹和无法抵赖的,并确实是无可辩驳的!

 

《旧约》的保存

使徒保罗透露了《圣经》被保存的凭证之处,他写道:“这样说来,犹太人有甚(什)么长处…?神的圣言交托他们”(罗3:1-2)。《圣经》学者伯纳德.兰姆评论说,“从来没有其它手抄本是像犹太人那样保存它〔《旧约》〕的”(麦道卫,第9页)。当神向他们的祖先显示祂的律法时,他们被赐予了一个指令:“所吩咐(命令)你们的话,你们不可加添,也不可删减…所以你们要谨守遵行〔神的法规〕…总要传给你的子子孙孙”(申4:1-10)。历史清楚证明这是怎样发生了。

根据《圣经》里的记载,神将祂的律法直接赐予了摩西(约公元前1400年),然后“摩西将这律法的话写(完)在书上…就吩咐(命令)。。。利未人说:将这律法书放在。。。约柜旁”(申31:24-26)。这柜是装着神刻的律法石碑和摩西的书写的箱(见: 申10:5)。它当时被放置在会幕里,后来转放在耶路撒冷的神殿里。《圣经》里写明在公元前五世纪,祭司以斯拉向从巴比伦回到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宣读和讲解“摩西的律法书”(尼8:1-12)。不迟于公元前150年,《圣经》以外的资料甚至有证实了希伯来圣经里的首五卷(旧约里的首五卷)是摩西写的证据(《《圣经》的起源》,布鲁斯等人,56页)。在公元一世纪,耶稣和使徒们也引用了、并提到摩西的卷是神所启示的《圣经》(见:可12:19-27; 约1:17,罗10:5)。因此,《圣经》提供它是怎样被保存和一代又一代被使用的本身叙述。

 

真经与混淆状态相对

《圣经》和其它的历史资料有证据证实了,《旧约》是由广泛地被公认是神所启示的具体卷组成的。这些被公认为神所启示和列的卷成为《旧约》里的真经,《希伯来语圣经》。在公元一世纪,耶稣(路24:44)与犹太人教师斐洛提到《旧约》卷的三个主要部分:律法,先知和书写(见:布鲁斯,60页)。第一世纪犹太历史学家约瑟夫确认了这部《希伯来语圣经》是由22卷组成的– 它的文本基本上与我们现代由39卷组成的《旧约》是相同的,而这些卷“自古以来都是被收入真经篇目的”(同上,61页)。事实上,共有49卷的完整《圣经》是由《旧约》里的22卷和《新约》里的27卷组成的(49是被视为一个完成的数字);这个事实显示了有一个神的智力在引领着这个过程。《圣经》并不是一部随意收集起来的典籍!

现代学者普遍都认同,《希伯来语圣经》早期就被公认是神所启示的。有一部著作说:“这个凭证确定了希伯来语真经是早在公元第一世纪后期建立的说法;它非常有可能是在公元前四世纪(建立的),而绝对不是在公元前150年之后”(麦道卫,26页)。另一部著作说:“没有人怀疑,《旧约》的首五卷,不迟于以斯拉和尼赫迈亚时代,不仅是完成的,而且是收入到真经篇目里的…在公元前五世纪。。。这个凭证意味着不迟于基督教时代的初期,所有被收入真经篇目的卷〔《旧约》〕本身已经是出了名的并普遍被认可”(《《圣经》的起源》,布鲁斯等人,56页)。值得一提的是,没有任何《圣经》撰写者或早期教会的学者认可在《旧约》与《新约》期间所虚构的典籍是启示的。

 

精确完成的抄本!

但是,我们现今拥有的《旧约》卷到底有多可信呢?《旧约》的文本是否精确地传到我们手里呢?细想一下凭证。在公元前500年至公元1000年期间,“在犹太教方面,一连串的学者被赋予规范化和保存《圣经》文本的任务”(麦道卫,73-77页)。最早期的文士– 修订文士(公元前400年至公元200年),他们与以斯拉一起工作,而“被视为《圣经.》的保管者,直到基督的到来”(同上)。接下来有犹太教法典的编纂者(公元100至500年),最后来有犹太教的马所拉学士保管(公元500至1000年)。有许多的记载确定这些文士极其谨慎地抄写圣经里的文本,计算一卷里的字数、计算一个字母在一卷里出现的次数,甚至指明在《旧约》的首五卷里和《圣经》里的中间的字母!

由于(他们)在编制和传送《旧约》手抄本上这样细心处理细微之处,现代学者确认“《希伯来语圣经》是以最细致的精确性传送下来的…可以很有把握地说,没有其它任何远古的文献会是这样精确地传送下来的…〔这是〕近乎奇迹般的”(《需要作结论的证据》,麦道卫,55-56页)。1947年发现的死海古卷证实了犹太人是多么精确地保存和传送《旧约》文本的。在死海附近的山洞里发现这些古卷之前,最古老的一本希伯来语文本的年代大约始于公元1000年。这些新发现的古卷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一世纪– (比之前的)早了大约1000年!这些古卷里有两部近乎完整的《以赛亚书》的复本,这证实了“它们有超过百分之九十五的文本是一字不差的与我们的《希伯来语圣经》模板完全相同的。那百分之五的差异包括了明显的笔误和拼写的差异”(《当怀疑论者问时》,格斯勒与布鲁克斯,158-159页)。死海古卷确凿地证实了,《旧约》里的文本在2000多年里并没有变更过!

 

新约的保存

《新约》的可信性基于大量可找到的资料。学者们轻而易举地确认,“《新约》比其它任何远古世界的文献有着更早期和更多的手抄本”(《贝克基督教义辩解百科全书》,格斯勒,93页)。这些手抄本清楚地显示出,《新约》“是毫无、或近乎没变更地传到我们手里的”(《需要作结论的证据》,麦道卫,44页)。

用希腊文,拉丁文和其它语言写的超过24,000本《新约》的手抄本,提供关于文本的证据。最早的《新约》手抄本的年代为使徒撰写者年代的几十年或几个世纪以内。相比之下,荷马的《伊利亚特史诗》只有643手抄本(在公元前8世纪撰写的)- 现存最早的抄本的年代为大约始于公元前400年– 即是在它被创作后500多年。再者,西泽大帝、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和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存留到今天的作品只有10至20本,而它们最古老的手抄本是在原作的1000年后抄写的(麦道卫,39-43页)。与《新约》相比,没有其它远古世界的文献留下了这么大量的数据记录它文本是可靠地传送的。除了很多可找到的手抄本之外,早期的基督教的撰写者那么广泛地引用《新约》,几乎整本《新约》是可以从其它数据重写的。

批判家从理论上说明,福音是由不知名的撰写者在使徒以后的几个世纪编写的。但是,约翰福音最早的片段的年代为公元130年,即是这位使徒死后约30年。这证实了约翰是在第一个世纪末写成他的福音的传统看法(见:麦道卫,39-47页)。再者,“在最初的两个基督教的世纪里,没有任何凭证证明曾流传的福音是没有附加撰写者的名字的”(希勒尔,33页)。有一位学者注意到:“如果我们将现时的《新约》文本状况与其它任何的远古文献作比较,我们必定…断言它的精确度是非凡的”(麦道卫,45页)。另一位杰出的学者说明:“坚定地断言《圣经》文本实质上是确凿的,可不是太过分:尤其是《新约》真是这样…而这种说法是不能套用于世上其它的远古书藉的”(同上)。

 

《新约》真经

几十年来,批判家指控说,《新约》里的卷是在耶稣和使徒们死后的一个世纪或更久之后所撰写的;它们很可能是由不知名的撰写者拼凑起来的。这种晚期的作品会让(作者)有时间把神话和传说加入到文本里。有些开明的神学家和现代作家,例如《达芬奇密码》的(作者),也断言《新约》卷是由有政治动机的委员会所挑选的,而那些有价值的卷是却蓄意地省略掉的,从而损害了《圣经》的精确性和价值。但是,《新约》卷的内在凭证、历史上的事实和现代学术的影响力都驳斥了这些说法!

现今,大多数可信赖的学者一致认同“《新约》真经与福音以及保罗大部分的书信是不迟于第一世纪末所编成的…那些收入到真经篇目里的福音的证实的年代为不迟于公元60至100年”(格斯勒,520页)。无论是《路加福音》或是《使徒行传》(也是由路加所撰写的),它们都没有提到公元70年耶路撒冷和神殿的毁灭,而这是犹太人在这个世纪里最重大的事件。事实上,没有任何《新约》的撰写者提及神殿的毁灭,这强有力地说明了《新约》真经是在早期撰写的。

《新约》卷本身显示出,它们的撰写者认识到哪一些书写是神所启示的、并归入到真经理。使徒保罗写道:“我所写给你们的是主的命令(诫条)(林前14:37)。保罗写,使徒的教诲是由神所启示的,是要在教会里念出来的,“因你们听见我们所传神的道就领受了,不以为是人的道,乃以为是神的道;这道实在是神的”(帖前2:13; 5:27)。彼得告诫说,那些在歪曲保罗所写的就是在歪曲“《圣经》”(彼后3:15-16)。早期几个世纪教会的学者认同使徒的书写是《圣经》,但他们“在他们自己的〔书写〕与神所启示的和具权威性的使徒写作之间作明确区分”(布鲁斯,71页)。这强有力地证实了《新约》真经在教会的历史上,很早就得到了认同。

200年代早期的宗教历史学家德尔图良,似乎是第一个称基督教《圣经》为“《新约》”的撰写者。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它(“《新约》”)“将《新约》《圣经》划分与《旧约》一起得到启示和权威的质量”(布鲁斯,66页)。自300年代我们有记载写明,《新约》真经是由27卷组成的– 与我们今天拥有的卷是相同的。亚历山德里亚的主教亚他那修在公元367年所写的一封信,提供《新约》真经精确的27卷最早的记录。他的这一封信,是“旨在一劳永逸地清除某些人们所使用的虚构的文献”,并告戒说:“不让任何人加添到这些〔卷〕里;不让任何〔卷〕被删减”(布鲁斯,74页)。后来,在公元397年,迦太基的一个教会理事会颁布道,“除了收入到真经篇目里的《圣经》〔该理事会所列出的27卷〕,其它的文献一概不得以神的《圣经》的名称在教会里念出来”(布鲁斯,74页)。这个明确目的,是要确定哪些卷是神所启示的《新约》真经的部分,并清除虚构文献的使用。

 

虚构的卷是什么样的?

虚构的卷究竟是什么?它们为什么是早期教会里的一个争议问题?它们今天有现实意义吗?“伪经”(意即隐瞒或遮掩)是指犹太人和早期教会从来都不认可是神所启示的、或是真经的一部分(见: 布鲁斯,79-94页; 格斯勒,28-34页)。大多数的虚构卷的年代为介于旧约和新约期间,它们的撰写者都是匿名或盗用《圣经》里的人名或地名的。这些卷里并没有声称它们是神所启示的。它们没有任何预测性的预言,但却有历史上和地理上的谬误,并推动与收入到真经篇目里的《圣经》相矛盾的不切实际的想法和错误的教义。耶稣和《新约》的撰写者从未确认过伪经为《圣经》。“几乎在最初的四个世纪里,没有列真经的篇目或教会理事会认可伪经”(格斯勒,33页)。

虽然有些虚构的卷与在《七十子希腊文本圣经》(《希伯来语圣经》的希腊语译本,由70名亚历山德里亚的学者在约公元前250年编写的)里收入真经篇目的卷一起发表,这本译本并没有得到犹太教传统文士的监督– 他们的中心设于提伯瑞斯和巴比伦。

公元一世纪的作家约瑟夫特意地把虚构的卷排除在希伯来文真经之外,他当时写道,“我们有…唯独22卷,它们公平地被相信是神的”(《反驳阿皮翁》,1:8)。第一世纪在亚历山德里亚的犹太人教师斐洛,“〔他〕几乎从收入真经篇目的每一卷大量引用了《旧约》。但是,他从来没有一次把伪经当作是(神)启示的引述过”(格斯勒,32页)。杰出的早期撰写者奥利金、耶路撒冷的西里尔、亚历山德里亚的亚他那修和杰罗姆,他们都否定了虚构的卷、并认为它们是不真实的。事实上,杰罗姆(他在公元400年左右编写了《拉丁语武加大圣经》)是首先使用“伪经”这个词来描述那些不被视为(神)所启示的《圣经》里真经部分的卷、并认为它们不应被用来建立教义。杰罗姆与神学家奥古斯丁争议,(因为)奥古斯丁认为虚构的卷是受到启示的、并应该被纳入真经之内- 这看来是因为它们已经被纳入《七十子希腊文本圣经》里。

虚构的卷在宗教改革时期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当时的新教徒(跟随杰罗姆的想法)否定了伪经为没有得到启示的。但是,在1546年的特伦特的理事会里,罗马天主教领袖(跟随奥古斯丁的想法)宣告这些卷是新约真经的一部分。这是罗马教会的一个企图去抵制马丁路德和其它宗教改革者的影响力– 这些宗教改革者教导人们反对禁欲生活、为死人祷告、以及炼狱– 这些概念并不是来自收入真经篇目的《圣经》,而是在某些虚构的卷里找到的。然而,这场为了虚构作品的争议尚未结束。

 

诺斯底的“福音”?

1945年,在尼罗河上的埃及卢克索北部的一个城镇那哈马迪附近,发现了一批通称为“诺斯底福音”的卷。诺斯底主义涉及收集的异端概念;早期的教会领袖将这些概念归因于男巫西门(见:徒8:9-25; 格斯勒,274页)。诺斯底作品包含声称的基督的“秘密格言”,而它们与他在《新约》里的教诲有着非常显著的差别。《托马斯福音》里说,耶稣因为一个小孩冒犯了他而勃然大怒,并使到他消失(3:1-3)。在另一作品里,耶稣在安息日制作陶土鸟,当他的父母纠正他时,他拍着他的手,这些鸟就飞走了。《腓利福音》里暗示基督与抹大拉的玛利亚有浪漫的关系。《玛利亚福音》里声称,玛利亚是基督门徒的真实的领袖。

早期教会领袖斥责诺斯底作品为虚假和异端的。然而,现代《圣经》批判家、跟修正主义的神学家、创造性的作家和神秘主义的新时代的人一起将这些“另类”的福音重新复苏起来,并将它们与收入真经篇目的《圣经》当作同样可信。广受欢迎的虚幻小说《达芬奇密码》的作者丹.布朗,大量借用了诺斯底作品的异端概念,以及玄机,异教女神崇拜和神秘主义的学说。在他的小说里,他“将抹大拉的玛利亚阐述成…一个坚强和有自主的人物、耶稣的支持者、他(宗教)的共同创始人、他最危难时的唯一信徒、她自己的福音的撰写者、他浪漫的配偶、以及他的孩子的母亲。对于今天数百万觉得被轻视、歧视、或不受任何教会欢迎的女士们来说,这本小说给予了她们一个机会,从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去看早期的宗教历史…《达芬奇密码》让人们开眼界,对女人在基督教的诞生当中所扮演有影响力的角色有惊人的不同看法。这些主题思想已经成为哈佛大学神学院和其它知识分子中心的主流”(《密码的秘密》,伯恩斯坦,27页)。

当丹.布朗创作他的主要角色说道,“我们的祖先教导我们有关基督的事物几乎完全是虚假的”,并说,“我亲爱的,《圣经》是人所创作的,而不是出于神”时;他推动轻重缓急和世界观,试图逐渐削弱并败坏《圣经》和《圣经》里的耶稣基督。虽然《达芬奇密码》的故事情节看起来是“提倡要不惜任何代价和勇敢地追求真理,它的真实目的是要破坏基督教信仰的基本特征之一– 即是相信在《圣经》里被奉为神圣的福音的原来的信息,是独一无二的、是神所启示的话语“(《破解密码》,加洛和琼斯,72页)。诸如《达芬奇密码》这类的书籍,它们所带来的真实的危害是向缺乏历史和《圣经》知识的人们灌输怀疑的思想。对这些人来说,虚构作品里的假想之物可以看来是事实的,导致他们对于神所启示的《圣经》的真实本质受到欺骗。公开宣告什么真经是包括在《旧约》和《新约》里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要将神所启示的卷与虚假的和误导性的诺斯底作品明确地区分开来。

 

第五章

人生重大问题的真实答案

现今,有许多人生活在一个富裕和丰足物质世界里。今天,有更多的人们享受着比以往更高的生活水平。然而,随着有了更多的金钱和时间,数百万的人仍然觉得生活空虚和毫无意义。今天有越来越多的人们发现到,金钱、物质的东西和追求最好的经验根本不能提供快乐、去除空虚感、或者提供人生重大问题有意义的答案:为什么我出生呢?为什么我在这里呢?为什么我存在呢?生命的真实意义是什么呢?当我死时会怎么样呢?

那些花时间去察看他们身外(事物)的人很快注意到,在我们现代世界里有着非常巨大的不公平的事情,并想知道:为什么有数百万的人遭受缺乏食物、缺乏淡水、缺乏卫生设施和住处?为什么有这么多人在失败的国家里受到腐败官员剥削和虐待?为什么战争和蓄意的极坏暴行和恐怖主义在世界各地不断地蔓延?为什么没有和平?数百万的人想要有一个更美好的世界,但知道他们无能为力。那么,为什么神没有出来干预– 神确实是存在的吗?

很少人会对大多数的宗教领袖和世俗哲学家所作的含糊答案感到满意。听他们说人类只不过是“穿着裤子的类人猿”– 仅仅是几袋脱氧核糖核酸(DNA)在无目的的宇宙里挣扎生存,等待着死时永恒的虚无– 并不提供激励人生活的原因。另一方面,相信生命的目的是在云端上闲坐着、弹奏着竖琴过永生的生活似乎是无意义的幻想。听说“神是爱”,然后看到世界上所有的邪恶和不平– 这根本是不合情理的。很可悲的是,现今有许多人被误导相信这些答案是“尽善尽美的”。

然而,这完全是荒谬的!大多数认为这是人生重大问题的最好答案的人们从未听说过神在《圣经》里记载的真实答案!有许多神学家要么不知道、或者不相信《圣经》里在人生重大问题上的确说的事。由于我们社会对超自然的力量存着偏见,这是那些不相信《圣经》里为个人和全能的神的《圣经》学者所鼓励的;数百万的人已经习惯对《圣经》在这些问题上可能透露的一切都抱着怀疑的态度。但是,《圣经》确实在人生重大问题上给我们提供了真实的答案!

 

生命的意义

现代社会流行的概念是,生命是从先于生物的汤的热和似泥浆的液体出现的(类似异教希腊哲学家的一种说法),而人类是从像是类人猿的祖先演变成的(就如达尔文的门徒所假定的);反之,《圣经》里透露,人类是神照着祂自己的形象创造的(创1:26-28)。你是否能相信这个说法取决于你是否能接受那大量的凭证– 它们已经证实了《圣经》确实是神的话语。根据《圣经》所记载的,神创造了人类并不像远古哲学家那样假设是要人类逗乐神。《圣经》里讲述了,神创造人类是为了他们能学会治理地球(创1:26-28; 2:15),并从学会认别是与非来增强质量(创2:16-17)。根据《圣经》里所记载的,神建立了婚姻和家庭的制度(创2:18-24)。祂也建立了婚姻里的角色,并透露了重要的准则,使到这些神所赐予的制度会顺利和成功的起作用(太19:3-9; 弗5:22-33;6:1-4; 提前2:8-15; 彼前3:1-7)。

《圣经》里强调我们必须学会管治我们自己的生活,并在婚姻和家庭方面顺利地起作用,这是因为神创造了我们要成为神的属灵的家的成员(见:罗8:15-17;来2:5 - 11; 约一3:1-3)。如果我们合符资格成为这个属灵的家的成员,我们必会在耶稣基督重临地面建立神的王国时,与他一起统治(世界)(见:启1:4-6; 5:10)。当正确地被理解时,《圣经》明确地透露,我们不会在死去的时候飞到天堂去(见:约3:13;徒2:29,34;13:36)。当你明了《圣经》实际上透露的生命的意义时,你就可以开始认识到为什么现时的“主流”基督教的教诲不是非常令人满意或信服的。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圣经》里透露的生命的真实意义,索要我们免费的册子- 《你最终的天命

 

神的计划

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令到人类时代以来遭受苦难呢?为什么这个世界里充满邪恶的事呢?为什么神允许它们发生呢?如果神是存在的,为什么祂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呢?人们提出这些问题,是因为他们不明了神在这个地面上正在把祂的计划和旨意付诸行动。《圣经》里透露祂的计划,而这是在祂命令祂的民族遵守的圣日里描述的(利23)。神的计划不但透露我们在世上看到的问题的起因,并且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

现今有很多人不相信神的存在,而更少人甚至相信撒旦是真实的。但是,《圣经》里透露许多关于这个灵生物的事。《圣经》透露撒旦原本是遮盖神的宝座的“受膏天使”,他犯了罪,“变成充满暴力”,并领导三分之一的天使反叛神(见:结28:1-19; 赛14:12-17; 犹1:6;启12:4)。我们现时看到世上有着这么多的邪恶的事,因为撒旦是“这个时代的神…他欺骗整个世界”,他影响人们拒绝接受神在《圣经》里透露的指示和生活方式(林后4:3-4;弗2:1-2)。您必须为你自己阅读这些经文,去核实《圣经》里实际上讲述关于这个欺骗整个世界的独特生物(启12:9)。

《圣经》里描述了神的救世计划的主要步骤。这些步骤透露耶稣基督到世上来为人类的罪而死,取代作为这个世界的神的撒旦。耶稣然后建立了他的教会(徒2)- 称作“神的教会”(林前1:2; 10:32; 15:9; 林后1:1)- 要传播神的王国的福音到世界去(可16:15),并要准备好一批信徒成为“初结的果子”(雅1:18,罗8:23,启14:1-5),他们将在神的王国里与他一同统治一千年– 这一个期间称作千禧年(启20:4-6)。

《圣经》里也显示,当基督重临地面时,撒旦将会被捆绑,并不被委托(启20:1-2)。这是神必会消除邪恶的方式;祂并将用祂所准备好的人来解决世上的问题。这一切都将按《圣经》里所显示的神的计划实现。来获悉更多神对人类所作的美好计划,索要我们免费的册子《:神的总体规划》。来得知更多关于耶稣基督所开创的教会,以及它在过去的世纪里令人惊叹和艰险的经历,索要我们免费的册子《神的教会的古往今来》。

 

即将到来的时代

然而,未来的真实希望是什么呢?我们为什么要同这个世界的考验和诱惑斗争呢?学会按神的律法和《圣经》的训诲去过活是有什么价值呢?当我们明了《圣经》里显示关于神的王国的事、以及它为何称作“福音”时,(这些问题的)答案就会涌现出来。“福音”这个词是“美好的音讯”的意思,而《圣经》里关于神的王国的信息是美好的音讯- 它是令人兴奋的音讯!在《圣经》里所讲述的神的王国的福音,并不是关于在你心里的某种温暖、模糊不清的感觉。它是关于耶稣基督必会在这个地面所建立的、即将到来的世界政府。

《圣经》里明确地显示,耶稣必重临耶路撒冷(亚14:4)。他必掌管这个世界的王国(启11:15-18),并建立一个世界政府,将真实的正义和持久的和平带到这个地球上。耶稣必得到(就是)明了神的律法并学会在神的家当中起作用的个别圣徒的协助,他们将成为平民和宗教的领袖– “国王和祭司”(启5:10)。神的政府必将和平和正义带到地面上来(赛9:6-7)。圣徒也将会作教师(赛30:20-21)讲解神的律法(赛2:2-4),教人们和平的道(诗119:165),并帮助他们去明了争斗和战争的真实原因(雅4:1-4)。基督徒被力劝,“要在我们主。。。的恩典和知识上有长进”(彼后3:18),他们因而有所准备,与基督在即将到来的王国里统治(世界)。

《圣经》里显示在即将到来的神的王国里,重建的城邑会推动一种小区意识,并且将与自然环境协调(赛61:4; 11:6-9; 摩9:14-15)。我们受到污染的地球将会得到修复,并被改善为高产(赛35:1-7; 摩9:13)。当人们学会了按《圣经》里的个人和公共卫生的律法生活时,全球疾病的祸根将会被消灭(见:利3:17;7:23-27; 11:1-47)。世界的民族将学会说一种言语(番3:9),并“认识耶和华的知识要充满遍地,好像水充满洋海一般”(赛11:9)。《圣经》里说,在即将到来的神的王国里(将有)“安舒的日子”,将会“万物复兴”(徒3:19-20)。使徒保罗将这个称作“到来的世界”或“即将到来的时代”(来2:5)。我们也将它称作“未来世界”。《圣经》坚持这些经文里的教诲是我们的未来的真实希望!

现代批判家嘲笑(那些)只看表面和按字面相信圣经(的人)。许多传教士甚至不提起我们在这本册子里讲述的激动人心的《圣经》信息。反而,大多数人宁愿忽略、甚至忽视历史上所显示的早期教会的教诲和信仰。历史学家爱德华.吉本写道:“远古和通俗的千禧年的教义与基督的第二次降临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一个一千年的令人愉快的安息日;并且,基督与一群欢欣鼓舞的圣徒和神的选民…将会在地面统治…这样的千禧年的保证,是由与最亲近的门徒交谈的圣贾斯汀烈士和依例内以来一连串的先驱周密地反复灌输的…虽然它(千禧年的保证)也许没有普遍地被接受,它看来曾是正统信徒的盛行看法;它似乎很好地适合人类的期望和忧虑,因此,它应该在基督教信仰的发展作出了相当大程度的贡献”(《罗马帝国的衰亡史》,吉本,第一卷,187-188页)。

吉本很清楚地写,早期的基督教徒相信、并教导人们关于千禧年的事– 即将到来的神的王国。《圣经》里令人兴奋和鼓舞的神的王国的福音激发了信徒、并推动了早期教会的增长。然而,吉本也记载了早期的神学家,他们怎么样被异教哲学体系所影响- 去相信他们懂得比神所启示的话语更多– 逐渐“淡化”这个《圣经》重要的教诲,然后为它作辩解,起初将它叫作寓言,然后把它叫作异端邪说。数百万人已经忘记了——或从未听说过——《圣经》对人生重大问题所作出的答案,因为大多数学者和宗教领袖拒绝接受——或从未听说过那些答案!这就是现今有这么多人觉得他们的生活是空虚的、毫无意义的一个原因。

 

结论:

事实与后果

在我们现今的时代,有很多人非常怀疑或公开表明不相信由全能和超自然的神所启示的《圣经》。有很多人认为,《圣经》与其它任何由人类所编写的书是没有分别的。有很多人也认为现代学术已经完全否定了《圣经》的可信性,而没有任何凭证可以证明事实并非如此。然而,正如我们在这本册子里所看到的,事实恰恰相反!这些人们普遍持有的想法和假设,实际上是完全与事实相反和虚构的!

你现在所面对着的重大问题,以及其它很多的人现今所面临的挑战是:对于《圣经》,你到底会相信什么?你会相信我们在这本册子里论述的事实(关于这巨大话题,这本册子只作肤浅的探讨),或者会认可怀疑论者——多半忽视事实的——逐渐削弱和使《圣经》不可置信的推断?

 

《圣经》里的神可挑战我们去“察看所有的事物”并“证明”祂是否存在(以及祂是否启示了《圣经》),因为有这么多令人惊叹和无可否认可找到的凭证!真实的《圣经》学者知道《圣经》是有别于世上任何其它一本宗教书,而《圣经》最鲜明的特点是预言。研究预言的学生都知道《圣经》里有着数以百计曾始终精确地实现的具体预言。地面上没有其它书有如此令人惊叹的预言性的资料,而人预测未来的甞试根本就不能与《圣经》预言的范畴和精确度相比。这一切强有力地证实了《圣经》的神的根源。

历史上事实证明,在过去的几千年里,尽管《圣经》被尽全力地宣布为非法、禁止、败坏、焚烧和摧毁,它还是被保留下来和精确地传播的。《圣经》在如此恶劣和敌对的境况下能够继续存在,强有力地证实了全能的神启示了有关《圣经》的表述,例如“耶和华的话永远持续”和“我的计划一定维持不变”。继续确认《圣经》在历史上的精确性和逐渐削弱批判家推断的理论的令人惊叹的考古发现方式、明确地证实了《圣经》是神所启示的话语!《圣经》给我们提供了人生重大问题的真答案,而高等院校教师、哲学家和神学家所提供的只不过是一些陈词滥调。这强有力地显示了《圣经》里的答案是从一个超自然的来源透露的。

但是,为什么批判家和怀疑论者– 他们往往是受过高等教育的– 忽视事实、并不断声称《圣经》仅仅是一套神话和传说,并且不是一个可信赖的历史、神学、或科学上的信息的来源?那些充满世俗观念的学者给现今的数百万人灌输关于《圣经》的疑问,这对将来有影响吗?忽视《圣经》是神所启示的话语的凭证将会有什么后果呢?《圣经》给我们提供有用信息的答案,也提供令人警醒的告诫。

《圣经》透露这普遍欺骗的起因:撒旦“欺骗整个世界”(启12:9)。当我们细想这么多人对《圣经》有不能相信的误解时,我们就能明白这(欺骗)。耶稣预言说,在“终期”的一个预兆是会有越来越多有错误的师傅,散布错误教义“将欺骗许多人”(太24:3-5,11)。使徒彼得警戒说,这些有错误的师傅将会巧妙地引进“破坏性的异端邪说”,败坏神的真理并欺骗许多人(彼后2:1-3)。他亦警戒说,“在末世必有好讥诮(讽)的人随从自己的私欲出来讥诮(讽)”– 让人们对《圣经》产生疑问,忽视历史事实(见:彼后3:3-9)。这欺骗是将在末期普遍的。

然而,使徒保罗透露,讥讽的人和有错误的师傅必会从他们讥讽和蔑视的神得到严重后果。他写道:“原来,神的忿怒从天上显明在一切…行不义阻挡真理的人…(因为)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叫人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罗1:18-22)。保罗对他的时代误入歧途的异教知识分子的斥责,也涉及现今误入歧途的学者和批判家– 他们忽视了神是《圣经》的作者和保持者有权威的证据。我们必须记住,审判的日子即将到来!

先知杰里迈亚对他同时代的人所作的激烈的责备,也涉及我们现今的社会。杰里迈亚警戒说,“先知的话必成为风;〔神的〕道也不在他们里面…先知说假(错误)预言…我的百姓也喜爱这些事…文士的假(写错误的)笔舞弄虚假…那些先知托我的名说假(谎话的)预言,我并没有打发他们…(他们)就是预言本心诡诈的先知…他们各人将所作的梦对邻舍述说,想要使我的百姓忘记我的名…以谎言和矜夸使我百姓走错了路的…他们与这百姓毫无益处”(耶5:13,31; 8:8;14:14;23:26,30-32)。神通过杰里迈亚说,因为祂的民族“。。。没有遵行(我的律法),也没有听从我的话…只随从自己顽梗的心行事…我要把他们散在列邦(非犹太人)中…我也要使刀剑追杀他们,直到将他们灭尽”(耶9:13-16)。《圣经》里明确地显示了,严重的后果必会降临到那些不遵守神的律法和推动自己的理论的人、或者跟随做这些事的人头上。

但是,美好的益处必会临到那些“证明”和相信《圣经》是神所启示的话语、并遵行神在《圣经》里的指令的人的身上。戴维王写道:“遵行耶和华律法的,这人〔他们〕便为有福…你的命令(诫条)使我比仇敌有智能…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爱你律法的人有大平安(和平),甚(什)么都不能使他们绊脚…你一切的命令尽都真实…你话的总纲是真实”(诗119:1,98,105,165,151,160)。《圣经》里透露神必会善待那些深切敬仰祂的话语、并愿意遵行话的指示的人。先知以赛亚写道,“但我所看顾的,就是虚心痛悔、因我话而战兢的人”(赛66:2)。

《圣经》里显示了神不会让人类没有基本指导原则、或没有人生重大问题的重要答案去艰苦挣扎。未曾有其它像神那样启示和保存《圣经》的书。祂在《圣经》里提供了数以百计、精确地预言未来的预言,因而将《圣经》与地面上所有其它的宗教书籍区分开来。即使《圣经》是在几千年前编写的,考古学上的发现和历史上的事实不断证实《圣经》正式的认可。这些事实简直是令人震惊的,并且是无法否定的!

当你权衡批判家关于《圣经》的断言和《圣经》是神启示的极好凭证时,你只有一个明确的选择。你可以选择去相信批判家的理论事实上或许有着某些根据,而同时等待着下一个理论去改变和假设被修改。或者,你可以信赖来自考古学、历史和实现了的预言的凭证,它们已经明确地显示《圣经》是神所启示的话语- 这是事实,不是虚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