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墨或不上墨

高長利(譯音)--國家新聞、出版、廣播、電影和電視總局的報道部門的經理概述下面的規則:  “--絕對不用其內心及道德與黨不一致和其道德不是高尚的演員。--絕對不用不得體、不雅和下流的演員 --絕對不用其意識形態上的程度是低和不典雅的演員 --絕對不用有污點、丑聞和道德誠實正直上產生問題的演員” (來源: http://time.com/5112061/china-hip-hop-ban-tattoos-television/)  更最近,中國足球協會禁止球員在球場顯示(皮膚上刺的)花紋時,擁護類似的決定。足球明星是外面一些最上墨的名人,祗有例如葡萄牙的前鋒克裡斯蒂亞諾.羅納爾多的稀少例外存在,他抵制這趨向,由於他不要限制其獻血的能力。  在西方國家媒介數十年來曾宣傳可供替代的文化的時代;中國嚴厲打擊文身以及它認為公開(花紋)的顯示是無禮或粗俗是有點獨具的。例如《墨能手》、《Kat Von D。的邁阿密墨》以及《洛杉磯墨》的西方演出,是把文身院變成‘現實電視’的首要時候的電視節目。後來,文身統計數字全球性地增加。在北美洲,十人有兩人最少有一個花紋。太時常沒講的是接著的統計數字━顯著百分率(的人)對這決定懊悔(Ipsos.com)  在香港,文身曾被認為是罪犯和街上的強暴團伙的標誌,但現在它變成是普遍文化部分,連祖母也可有一個(花紋)。   什麼驅使人們決定標其身?對於許多人來說,這可能祗曾是酒醉的晚上或朋友同儕的壓力,但文身的重點是虛榮心。前提是,必須花過度的時間欣賞自己,或試圖表現自己的形象。中國政府知道這,並意識到文身和失衡地集中於‘自己’是與有道德的社會相矛盾。我們開始把自己看得比我們周圍的人的安樂重要時,那麼,社會整體上開始受苦。文身祗是趨向虛空的自我利益的第一步。不顧與差衛生、血傳染的疾病有聯係的危險或對花紋選擇可能的遺憾,文身促進不是與動手術增強(容貌)太不類似的反常文化。   文身有許多負面的身體副作用,但最使人不安的方面是那些文身的人的心理狀態。在我們表現方式方面,我們該是平衡的,經正常合理的食物選擇以及運動,完全照顧我們身體,但避免欣賞身體近乎文身墨的心理上有害的影響。

和我們分享一下你的想法。

要與我們聯係,請填寫下面的表。您若是從東南亞外詢問的,請看Tomorrows World.org,並與最接近您的地區辦公室聯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