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是文化統一的原因之一

我提到這短故事,因為現在對於我們許多人來說,它具有有價值的信息。擁有第二或第三語言知識的人,得到那些局限於其母語的人沒有的技能和利益。儘管可獲得語言教育,許多年輕人不重視能溝通或甚至用不同於其出生(後用)的語言工作的極大價值。

許多年前,我發表研究文章,在這文章裡,不但提到關於說多種語言的(人)的職業潛力的明顯益處,也揭示一些其他優勢。這些包括改進一人智力的潛力,如同學習新語言時,腦事實上增加額外的神經系統路,增強腦能怎樣推理。此外,與對照檢驗組相比,在數學、科學以及連其第一語言方面,說多種語言的學生比祗懂一語言的學生做得好。更最近研究證實,說多種語言能減少開始患有痴呆的危險。

甚至除腦的益處之外,說多種語言提供另一重要貢獻。這是在文化了解方面。前世紀的偉大波蘭鋼琴家Jan Pederewski,拒絕接受西班牙音樂包括在其可表演項目中,直到他到西班牙學習西班牙語言及其文化。祗接著他才認為他能正確地領會西班牙作曲家的意向。他開始熟悉他們的生活和思考方式,並變得了解和尊重他們的文化。


在許多方面,香港採用說多種語言益處的優勢是很恰當的。

由於過去歷史,有用和學習英語機會有影響的遺留物。除此之外,大多數人出生在粵語是第一語言的家庭,由於與大陸當今的關係,有學習普通話增加的機會。對於香港年輕人來說,益處是極大的。鑒於香港現在有良好的機遇成為文化的聯係,有帶來的一切教育、文化和金融的可能性。香港也是處於良好地位為學校提供教育工作者,他們能教是其母語的第二語言━總是對於學生有優勢。

然而,不能再強調的是,最大益處之一是尊重語言體現的文化。我有機會訪問中國並在中國工作二十五次。這些行程以及古和現代的文化研究,改變我的觀點,並有希望地助我重視和尊重公民和領袖面對的問題,並賞識處理當地挑戰的努力。

不管種族、語言、文化或國家的差異,學會以語言和文化的了解來溝通,助我們明白互相的人道。

這能力存在曾寫許多《聖經》卷的人。他是我們現在知道的保羅。在那時代的人們和許多統治者中,他具有偉大地位。保羅的優勢之一是,他說幾種語言,至少包括希伯來語、希臘語和拉丁語。其父親為他提供非常好的教育。他也明白文化,因此能以使人最能理解的方式宣讀其信息。重視其他文化的人助他明白,所有人類該是以敬意對待的,以及人類在民族之間該理想地並和睦地生活。關於如何指示會眾成員,他給叫做提多的年輕牧師寫指示:

“提醒他們要受統治者和當權者支配,要服從,要為每個好工作準備好,不說一人的弊端,要不惹事和慈祥,對所有人表示完全謙虛”(《提多書》3:1-2)。

有時,文化和語言的障礙產生民族之間的(“)圍牆(”)━不信任、仇恨和誤會的(“)圍牆(”)。因此保羅也給希臘城腓立比的教會寫道:“沒一件事是讓人以自私的野心或自負(態度)做的,而讓每人以地位低的心思把其他人看作比自己好(《腓立比書》2:3)”。這是被統治的人和統治者要變得的態度。這種態度會確保友好、繁榮和和平的社會。

學習是非常重要的,父母需要鼓勵其孩子在許多事物上變得有見識,尤其在一人除母語之外的語言方面變得精通。這充實腦,並為溝通、了解和時機創造機會,但也在我們產生對其他文化的人的敬意,並願意和所有民族一起工作。
全世界的和平還要到來這地球,這麼多人現在尋求的(種族)融洽最終將變成事實。

和我們分享一下你的想法。

要與我們聯係,請填寫下面的表。您若是從東南亞外詢問的,請看Tomorrows World.org,並與最接近您的地區辦公室聯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