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是文化统一的原因之一

我提到这短故事,因为现在对于我们许多人来说,它具有有价值的信息。拥有第二或第三语言知识的人,得到那些局限于其母语的人没有的技能和利益。尽管可获得语言教育,许多年轻人不重视能沟通或甚至用不同于其出生(后用)的语言工作的极大价值。 许多年前,我发表研究文章,在这文章里,不但提到关于说多种语言的(人)的职业潜力的明显益处,也揭示一些其他优势。这些包括改进一人智力的潜力,如同学习新语言时,脑事实上增加额外的神经系统路,增强脑能怎样推理。此外,与对照检验组相比,在数学、科学以及连其第一语言方面,说多种语言的学生比只懂一语言的学生做得好。更最近研究证实,说多种语言能减少开始患有痴呆的危险。 甚至除脑的益处之外,说多种语言提供另一重要贡献。这是在文化了解方面。前世纪的伟大波兰钢琴家Jan Pederewski,拒绝接受西班牙音乐包括在其可表演项目中,直到他到西班牙学习西班牙语言及其文化。只接着他才认为他能正确地领会西班牙作曲家的意向。他开始熟悉他们的生活和思考方式,并变得了解和尊重他们的文化。 在许多方面,香港采用说多种语言益处的优势是很恰当的。 由于过去历史,有用和学习英语机会有影响的遗留物。除此之外,大多数人出生在粤语是第一语言的家庭,由于与大陆当今的关系,有学习普通话增加的机会。对于香港年轻人来说,益处是极大的。鉴于香港现在有良好的机遇成为文化的联系,有带来的一切教育、文化和金融的可能性。香港也是处于良好地位为学校提供教育工作者,他们能教是其母语的第二语言━总是对于学生有优势。 然而,不能再强调的是,最大益处之一是尊重语言体现的文化。我有机会访问中国并在中国工作二十五次。这些行程以及古和现代的文化研究,改变我的观点,并有希望地助我重视和尊重公民和领袖面对的问题,并赏识处理当地挑战的努力。 不管种族、语言、文化或国家的差异,学会以语言和文化的了解来沟通,助我们明白互相的人道。 这能力存在曾写许多《圣经》卷的人。他是我们现在知道的保罗。在那时代的人们和许多统治者中,他具有伟大地位。保罗的优势之一是,他说几种语言,至少包括希伯来语、希腊语和拉丁语。其父亲为他提供非常好的教育。他也明白文化,因此能以使人最能理解的方式宣读其信息。重视其他文化的人助他明白,所有人类该是以敬意对待的,以及人类在民族之间该理想地并和睦地生活。关于如何指示会众成员,他给叫做提多的年轻牧师写指示: “提醒他们要受统治者和当权者支配,要服从,要为每个好工作准备好,不说一人的弊端,要不惹事和慈祥,对所有人表示完全谦虚”(《提多书》3:1-2)。 有时,文化和语言的障碍产生民族之间的(“)围墙(”)━不信任、仇恨和误会的(“)围墙(”)。因此保罗也给希腊城腓立比的教会写道:“没一件事是让人以自私的野心或自负(态度)做的,而让每人以地位低的心思把其他人看作比自己好(《腓立比书》2:3)”。这是被统治的人和统治者要变得的态度。这种态度会确保友好、繁荣和和平的社会。 学习是非常重要的,父母需要鼓励其孩子在许多事物上变得有见识,尤其在一人除母语之外的语言方面变得精通。这充实脑,并为沟通、了解和时机创造机会,但也在我们产生对其他文化的人的敬意,并愿意和所有民族一起工作。 全世界的和平还要到来这地球,这么多人现在寻求的(种族)融洽最终将变成事实。

和我们分享一下你的想法。

要与我们联系,请填写下面的表。您若是从东南亚外询问的,请看Tomorrows World.org, 并与最接近您的地区办公室联系。